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詩人廖偉棠

最早是在《穿過骨頭撫摸你》里讀到廖偉棠的詩,那是一本音樂集,選了一些他的詩,作為配文。當時就覺得這個詩人很有才,讓我能產生“啊,這個人寫的才是詩”這樣感覺到人。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,限於渠道,沒能再看到他的作品,直到今天買的雜誌上在介紹他,上網搜了一下,才發現原來他都出了這麼多本詩集了,不過此人早不在內地混了。

《来生书·序诗》

如今我只想静静的
躺在一个人的身边
任天上流云的影子
千年如一日的飘过我们的脸

我们爱过又忘记
象青草生长,钻过我们的指缝
淹没我们的身体直到
它变成尘土/化石和星空

落叶沙沙 和我们说话
这就是远方春鸟鸣叫
就是水流过世界上的家宅
人走过旧梦和废诗 落叶和断桥

走过我们语言的碎屑
我们用平淡消磨掉的长夜
唱一些嘶哑走调的歌谣
笑一个再也不为谁回旋的笑

啊,平原正在扩大
一条路在遗忘的地图上延伸
我在一夜又一夜的暗中化成风
化成烛火 烧着我们的虚空

不要再说那些陌生人的故事了
那只是蟋蟀在枕边啃噬
不要说前生 今生和日月的恒在
砂钟在翻转 翻转荒芜的灵台

候鸟在夕光中侧翼
一个季节就这样来临
歌唱完了它又再唱一遍
世界消失了它也只能这样

然而我只想静静的
躺在一个人的身边
任天上流云的辉光
一日如千年的飘过我们的脸

《有人在火焰里捉迷藏》


有人在暗中求光明;
有人花走,走进尼姑庵;
有人昨夜渡轮上,看骤雨海面上升腾;
有人转工转车,频频更换证件相;
有人把旧铜像磨出了光;
有人掀起一段铁路寻找一粒草芥;
有人在红布包上画脸,星星点点;
有人深呼吸,被大雾淹毙;
有人倾囊而出,放烟花丛丛;
有人乘兴游山从此不见;
有人垂钓,因为一个梦而升官;
有人赤条条来去,大雪落满身;
有人捕获了雷公打算作为佳肴;
有人兴建了乐园,表演舔刀刃;
有人下煤窑四个月,得小说一篇;
有人要在临汾兴建天安门;
有人甘掏五万与施瓦辛格进餐;
有人为艺术隆胸并拒绝富商出价五百万;
有人戴纱到政府总部上班;
有人把自己当飞机把蝴蝶结当螺旋桨;
有人摸抡斧,不惜自伤;
有人昼闯银行,得锈镜一枚;
有人恩爱后翻脸,出示警官证;
有人瞎眼攀上通天藤;
有人在暴雨中酌酒独饮;
有人辞官归故里;
有人漏夜科场;
有人,在火焰里捉迷藏,
全都,在火焰里捉迷藏,
一个兵、一个贼,一个贼、一个兵……
梦里不知风吹血,醒来方觉枭噬心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Leave a comment

Private :

Comments
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 - - - -
09 11
仁王立ちだZE★霧雨魔理沙

まよねーず工場
Introduced

沙羅

Author:沙羅
家中住人:
月餅 【CP MOON】
巧克力【AR 燒REN】
VIVI【MS 1#+UNI身】
薪剛【V MAKI】
兔子【NAPI CHESI+V 13身】
糯娘【V PAPI】

此地管理員屬性:宅+腐;目前控TVB小生們無法自拔中。

VIVI


月餅


薪剛


巧克力

新日記
留言板

雁過拔根毛
溯源
Categories
iTunes Bar J
Loading...
developed by 遊ぶブログ
BGM


MusicPlaylist
MySpace Music Playlist at MixPod.com

LINK
脚印
ブログ内検索
RSSフィード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